主页 > 关注设计 >插画家 YuanChi 专访:那堂比「画得好」更重要的美术课 >

插画家 YuanChi 专访:那堂比「画得好」更重要的美术课

2020-07-12



每个人的童年都有一位美术老师,有着跟数学国文老师截然不同的气质,像我这样绘画比较笨拙的人在美术老师随手在自己的作品上示範几笔,总会忍不住说:「老师好厉害喔!」虽然很多插画家都有开课教学,但是跟小时候学画画的美术老师相比,我觉得后者扮演的角色不只是技巧的分享,也不只是因为想多点收入,更对于教导孩子们认识「美」这个过程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在一个仲夏的午后,我採访了既是插画家也是「孩子们的画画老师」的 YuanChi,不同于网路上看到林林总总的插画课,YuanChi 让我想起了小学时──我的画画老师。

YuanChi 在师大美术系主修西画时,观察到在艺术创作领域可以概略分为以强调画出「美」、「供人欣赏」的画作画家,以及创作方式多元,但是作品必须与社会议题产生关连的艺术家类型。回想起初入大学时的选择,YuanChi 这幺说:

「大一时我的导师问我想当画家还是艺术家的时候,我跟他说我想当艺术家,因为我希望我的作品可以影响到一些人,不只是被拿来挂着。」

然而此时,她并没有开始成为画画老师的旅程,反倒因为课业繁忙而没有去修习要成为学校体系里美术老师的必修教育学程,甚至当时心里是有些排斥当老师的。后来进入北师美术馆实习,跟着馆员到学校教小朋友,这个经历改变了她,让她后来在才艺班和自己的小空间,当起了「孩子们的画画老师」,也让 YuanChi 的事业有了一个开端,聊到这段经历,她给了一个简短却有力的注脚:

「我觉得我在美术馆学的东西比学校还要多。」
插画家 YuanChi 专访:那堂比「画得好」更重要的美术课
YuanChi 在小朋友身上看到的纯真,让她在大学毕业后继续以教小朋友画画为业 ,我好奇是什幺让她维持着这份热忱持续下去的,她笑着回答我:

「我本来就很喜欢跟小朋友一起玩,我觉得跟小朋友相处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他们可以提醒你这个世界还是有希望的。」

YuanChi 不仅喜欢教,也因为来自于她亲身经历以及对于儿童学习美术的观察而产生的使命感:

「许多家长觉得一堂课花个四五百元,为甚幺孩子还是没办法画出像样、厉害的作品,觉得好像不值花出去的钱。还有像是我有遇过一个五岁小朋友很喜欢画车子,不管我教他什幺他最后就是会画出一台车子,他的家长就希望他可以不要再画车子了,但我觉得既然小孩子可以找到一个自己喜欢而且可以很专注去做的事,不需要因为希望技巧高超而去限制他。

我想要继续去做是因为我发现真的有太多家长不懂什幺是「艺术教育」、「美感教育」,最常见的就是孩子们还在涂鸦的年纪,爸妈就会想要求他们画出很具体的东西,我觉得这样是揠苗助长,像是市面上很多着色本、材料包或者是百货公司捏黏土的活动等,你可以很快看到小朋友做出东西,所以家长很喜欢,但那只是休闲活动,并没有教育的功能。」

在每一堂课程中,YuanChi 认为最重要的是孩子一定要找到一样他会觉得开心的事情去做,即使不画画,把蜡笔排成一个图案也好,但是一定要去享受这个过程,这样才能让孩子们不要把画画当成一种压力而继续下去。此外,她也想要让孩子们懂得「欣赏」,为了这一课 YuanChi 也有着自己独特的教法:

「我会挑选一些画得很好的绘本给他们看,有时候会自己画给他们看,像之前在美术馆进行石膏修复的活动,有希腊神殿里的雕像,要讲希腊神话故事给小朋友听,我就要用一些教具来说故事;还有我会画一些花的图,然后引导他们去看这是什幺颜色加什幺颜色,然后问他们你们是不是能从蜡笔中找出这些颜色;也用蜡笔问他们,哪些颜色跟哪些颜色放在一起是好看的,哪些放在一起则会很冲突……。」
插画家 YuanChi 专访:那堂比「画得好」更重要的美术课
插画家 YuanChi 专访:那堂比「画得好」更重要的美术课
接下来我们聊到了 YuanChi 一部非常具有教育意义的绘本《萌萌与他的恐龙朋友》,以「尊重」、「包容」为题,事实上让这个绘本故事诞生的正是时下最具讨论性的社会议题「婚姻平权」。YuanChi 用行动参与了游行等活动,更在网上看着正反两方的论点,因为反对方的一句话,让她萌生了这个故事的灵感:

「从某一天开始他们一直说:『这样我们不会教小孩!』这句话,我那时候想,我自己在教小朋友的时候我觉得蛮好教的,为什幺你们不会教呢?既然你们不会教,那我来帮你们教吧!

这个作品是个突然有的灵感,我用了两个晚上去完成,我非常想要赶快完成它,然后赶快把它 PO 出来。至于为什幺是恐龙,一来是因为『恐龙家长』,然后也因为在恐龙这个物种里面有『吃草』跟『吃肉』两种类型,刚好可以用在故事里。」
插画家 YuanChi 专访:那堂比「画得好」更重要的美术课
对于跟自己不一样的人,YuanChi 都抱持着开放、接受、尊重的态度,她认为这与自己学习艺术的过程中会遇到很多不同的人有着很大的关係,她也把这样的心情放进自己的教学里:

「我不会在课堂上说男生女生应该要用什幺颜色,也不会强调只能画女生穿裙子,当男生用粉红色我也会跟他说这样很漂亮。」

用作品去关心社会议题,大学时以单张的图、海报参与了太阳花学运,而《萌萌与他的恐龙朋友》则是 YuanChi 第一个用绘本的形式去跟社会议题结合的创作,我问她是不是对其他的社会议题也有兴趣,会用一样的方法去传递理念的时候,她说:

「未来有兴趣的议题是『环境』方面的,像是现在的反亚泥抢救太鲁阁。还有另一个『生命』的方向,就是我画了猫咪,牠因为生病过世了,我本来只是想要记录牠的一生,后来觉得也可以让要养小动物的人来看看在养小动物的过程中会发生甚幺事,真的要很『不离不弃』才可以去养宠物。」

《萌萌与他的恐龙朋友》YuanChi 在 11 月时 PO 在自己的粉丝专页,得到了许多的迴响,大部分得到的回应都是询问她是否可以转载或老师们要拿去跟班上分享,让她印象深刻的则是有老师对着小学一年级的小朋友用这个故事延伸到了「民主投票」的问题,让小朋友去想:什幺事情是可以用投票去决定的?什幺事情则是不行的?像是能不能用投票决定不要让一个小朋友来学校上课。

然而谈起《萌萌与他的恐龙朋友》是否产生了 YuanChi 创作这个故事所想达成的效果,她既失望又怀抱希望的说:

「我希望能够藉由这个绘本激起大家对于这个议题的讨论,但现在还是比较没有被反对方的人看到,或许有些人看完之后默默地接受了吧,我也不太清楚。

透过这次募资把这个故事出版成实体书,我觉得能够让大家不是滑过去、看过去就没了,而是可以有多一点时间去想一想,然后过了一段时间再拿出来看,可以有不一样的想法。」
插画家 YuanChi 专访:那堂比「画得好」更重要的美术课
访问到了最后,YuanChi 补充说道她未来不想要再进入学校体系了,因为其实台湾的美术教育从小,甚至到了大学都有十分不足的地方。她观察到一些学习的方式,也亲身经历了体制,学校系统有时强调着技巧方面的增进,却会忘记对于学生而言还有更重要的东西──艺术的核心价值、美感经验等,这些 YuanChi 自己都是在工作中习得的,所以她期望可以透过她的作品、她教的课,让小朋友学到比「画得好」更重要的事,这也是她透过《萌萌与他的恐龙朋友》这类的作品所想要带来的改变。

在 YuanChi 小小的工作空间里,看着她用画笔为下一代纯洁、充满生命力的灵魂带来「快乐」、「享受艺术的美好」,也教给他们「包容与尊重的心意」,深深地觉得这不仅是孩子们最需要的美术课,甚至长大了的我们也可以在她的作品中找到一些遗落在现实里的美好。

YuanChi 粉丝专页 &《萌萌与他的恐龙朋友》集资页面



上一篇:
下一篇:


推荐文章

区域设备科技|制作奥秘|航空技节|网站地图 通亚娱乐注册登录_沙巴官网体育 万鸿平台注册_摩天城体育 博万通官网_金钻石娱乐app 首存100送100的游戏网站_沙巴官网体育 新濠万利彩登录_必赢贵宾会怎么卸载 大奖888黄金版登录_宝盈bbin客户端 红宝石国际登录地址是多少_信和娱乐app BET9十年信誉玩家首选_金州娱乐登录网址 豪亨博会员登录_v1bet地址 yzc999亚洲城_bet9平台登录网址